top

社区精选

您的位置: 首页 > 社区精选

比对手低两级怎么打?坦克王牌的经验是这样的!

作者:坦克世界 时间:2018-10-10

1950年9月15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麦金利山号巡洋舰上观看仁川滩头情况

  众所周知,朝鲜战争原本为朝鲜半岛上的民族内战,南北双方在美国和苏联的暗中支持下大打出手。但韩国的军队实在是太菜,没过几天都被揍得躲进釜山,这让一直在幕后的美国坐不住了,在联合国一番操作之后,便派了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上阵,准备亲自参与此次战争。

仁川登陆形势图,中间的绿色登陆场(Green Beach)方向是重点

  1950年9月,釜山防卫圈的联合国守军兵力不断增加,形成了对朝鲜人民军的数量优势。美国陆军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已拥有400辆坦克,而其主要对手——朝鲜人民军第105装甲旅的坦克数量不足40辆。由于釜山防卫圈外为多山地形,不便机动,补给和保障也很困难,朝鲜人民军的战线已被拉长到极限,联合国军指挥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期望能在朝鲜人民军的侧翼软肋来上一击,逆转双方的攻守形势。

  美国第十军将在朝鲜人民军深远后方的港口城市仁川登陆,仁川位于黄海海岸,首尔偏西。麦克阿瑟认为仁川登陆,将会使将会对朝鲜人民军产生极大震憾,不但能够夺取首尔,还并能将朝鲜人民军战线一切为二,导致正在前线围攻釜山防卫圈的朝鲜人民军的总崩溃。

1950年9月16日,海军陆战第1两栖牵引车营的LVT-3向“蓝色”登陆场冲击

  登陆当天早晨,第十军遭遇的朝鲜人民军装甲兵只有一辆孤零零的BA-64装甲汽车,M26“潘兴”重型坦克以一发90毫米炮弹将其解决。在“红色”登陆场和“蓝色”登陆场发起攻击的是第1两栖牵引车营、美国陆军第56两栖坦克和牵引车营,由一些LVT(A)4两栖战车提供支援。

  苏联在登陆行动之前已获知了这项计划:英国的情报机关得到了登陆消息,在其内部潜伏的为苏联提供的间谍又将这个消息通报了苏联情报机构,苏联又通知了朝鲜。然而金日成却无视这项警告:因为他觉得只要拿下釜山,好比象棋中吃掉对手的“帅”,而仁川最多不过是一个“士”,是可以放弃的,而对手一旦丢掉“帅”就会陷入被动,甚至“士”的危机也会自动解除。因而登陆行动发起之际,朝鲜人民军在仁川和首尔的兵力没有得到加强,极为薄弱。

美国海军陆战队于1950年9月底在首尔陷入巷战,相片中的美军士兵手持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及勃朗宁自动步枪,街上满布朝鲜军阵亡士兵的尸体,远处是一辆M4谢尔曼坦克

  朝鲜人民军在首尔的装甲兵力只有毫无作战经验的第42机械化团,拥有18辆T-34-85,在麦克阿瑟发起攻击后,朝鲜人民军第105装甲旅接令火速北撤,第43坦克团也从元山增援,该团拥有10-15辆T-34-85。16日傍晚,第42机械化团派出一个坦克连的近十辆坦克,企图阻挠美军的登陆行动。但联合国军飞机消灭了3辆,而M26“潘兴”重型坦克干掉了另外3辆。1950年9月17日,6辆T-34-85的坦克手还在回味早餐之际,被前来夺取金浦机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5团痛殴。该团得到海军陆战第1坦克营的M26“潘兴”支援,6辆T-34陷入无后座力炮和M26“潘兴”90毫米重炮的绞肉机无一幸免,海军陆战队第5团则无人伤亡。稍后麦克阿瑟将军经过了这些坦克残骸,他发表评论称,考虑到这些坦克是苏俄制造的,残骸就是苏制坦克应有的下场。

1950年9月21日,水原之战,第73坦克营的M4击毁了这辆T-34

  朝鲜人民军防卫首尔的坦克则大多毁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超级“巴祖卡”火箭筒小组。在20日至25日的战斗中,这些T-34-85由于缺乏作战经验而被各类反坦克武器或者坦克(这其中并不完全是M-26潘兴的战绩,还有很多M4A3E8)多次得手,损失惨重。之后朝鲜人民军在巷战中布置了各种路障和火力点,美军坦克在清扫这些障碍时大有作为。

  当麦克阿瑟将军在登陆仁川时,釜山防卫圈的联合国守军并没有闲着,美军第八集团军筹划着解围行动。9月1日,朝鲜人民军拼凑出最后的兵力,以第16和第17装甲团加强,向釜山防卫圈发起冲击。这场战斗对双方而言,都付出了很高的代价,然而,这场攻势没能动摇美军的防御。

1950年9月20日,第24步兵师士兵登上一辆被遗弃的SU-76M自行火炮

  为充分应用仁川登陆战的效果,美军第八集团军的全线反击日期定于仁川登陆次日,9月17日。当仁川被奇袭的消息传到北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后,造成了一片混乱,釜山前线的北朝鲜人民军在先前数月的战斗中已成为强弩之末。人民军最高司令部紧急定下向首尔北撤的方针,然而混乱中各单位接到的命令自相矛盾,造成了更大的混乱。此时第八集团军全线反击,北朝鲜人民军各单位争相恐后向北撤退,在被追击中,战线土崩瓦解,一个接一个单位被打散吃掉,前几个月的风光和骄傲不再。少数明智的士兵和低级单位向东而不是向北撤退,企图躲入多山的东部地区,避开美军的追击。

  北朝鲜人民军第105装甲旅先前已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为了掩护友军,第105装甲旅付出了最大努力。先前的战斗中,第105装甲旅已损失了绝大多数的坦克,士兵们将这些被打坏的坦克拖到关键的要道两侧,将其做为固定火力发射点使用,期望能减缓美军前进的速度。

1950年9月18日,第6坦克营的M45坦克渡过洛东江。M45又称M26E2,其实就是M26重型坦克换装105毫米榴弹炮(短炮潘兴登场!)

  当美国第十军在仁川港拼杀时,第八集团军也发起了反击,从釜山防卫圈向北追击北朝鲜人民军,目标是在首尔会合。图为1950年9月17日,进军大邱的第70坦克营B连的M26“潘兴”重型坦克。该营在9月17-18日的战斗中,损失了7辆M26“潘兴”重型坦克和1辆M4战斗推土车,主要原因是触雷,但也歼灭了2辆T-34。

  领导第八集团军的是司令沃顿·沃克,他二战时曾跟随巴顿将军,深得这位坦克战名将真传。他下令组建一支快速先遣部队,尽快与在仁川登陆麦克阿瑟的第十军会合。这支部队从第7骑兵团抽调一个营,以第70坦克营C连的7辆M4A3E8坦克支援,称为林奇特遣队。

  在前进的途中,在前排开路的M4A3E8坦克突进过快,和本队失去联系。这时本队遭遇了朝鲜军的10辆T-34-85袭击,担任后卫任务的第70坦克营C连2排迅速转移到前锋位置,同T-34交战。两辆M4“谢尔曼”坦克被隐藏在工事中的T-34击毁,但第三辆M4冲过来,击毁了它们。一辆T-34-85趁乱闯进了卡车队,干掉了15辆吉普和卡车后,一门105毫米自行火炮在10码的距离上将其终结。另有4辆T-34-85被“巴祖卡”火箭筒小组消灭。17日下午,2辆幸存的T-34-85被追得一路狂奔,最终在平泽被第70坦克营的坦克消灭。

战争中罕见的现象,1950年10月12日的雾战中,M4的炮弹像手术刀一样切开了T-34的炮管

  另一次有趣的坦克对决是在数周后,美军第70坦克营B连在支援第8骑兵团,在城里的战斗。10月12日黎明,大雾遮蔽了双方的视野,一辆打头的M4A3E8触雷,令乘员吃惊的是,一辆T-34-85突然从晨雾中出现,无意识地撞向失去行动能力的M4。两者距离如此之近双方都无法开火,M4挣扎着稍稍后撤拉开距离,近距离直射一发炮弹击中T-34,这枚炮弹居然打进了T-34的炮管,并将之从中间切开,牢牢地卡住炮管,使之无法开炮。另一辆M4不失时机地在近距离直射一发炮弹,击中了T-34的炮塔。片刻后,又有两辆T-34从大雾中浮现,在50码的距离上被M4A3E8和一辆M26击毁。当天的战斗中,这支部队又摧毁了至少5辆T-34···

  可以这样说,在美国出手后,整个朝鲜军的坦克部队一直都被按在地上摩擦,无论是美国豪华的空军执行反坦克袭击,还是和M4A3E8乃至潘兴的战斗,T-34-85都只有任人宰割的命运···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在抗美援朝作战中,志愿军同样也是用的苏联产T-34-85,在作战时同样遭遇美军武装到牙齿的机械化部队,但志愿军的坦克合理利用掩体、伪装网,占据有利地形,在与各兵种积极配合的情况下和美军的坦克作战,力求歼敌,并取得不错的效果。

  中国志愿军“215”号英雄车组,车长杨阿如指挥,于朝鲜西线石岘洞北山地区346.4高地,先后两次战斗中击毁美军M-26潘兴坦克5辆,击毁击伤其他坦克7辆,摧毁敌指挥所1座、化学火炮3门、五零机枪2挺。战后,“215”号车组荣立集体特等功,车长杨阿如荣立个人一等功,“215”号坦克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人民英雄坦克”光荣称号!

  坦克的强弱,还是看驾驶的人!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